特洛伊 TROY (世界文化遗产UNESCO)

特洛伊 TROY (世界文化遗产UNESCO)

  

特洛伊考古遗址
今日的西萨尔立克已完全不是1870年施裏曼开始发掘的那个泥土覆盖的小山丘了。如今,特洛伊考古区入口前重建的巨大木马,已成为土耳其最重要的文化景观之一。
  特洛伊考古遗址,位于土耳其达达尼尔海峡主要港口查纳卡累以南40公里处的西萨尔立克。199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今日的西萨尔立克已完全不是1870年施裏曼开始发掘的那个泥土覆盖的小山丘了。如今,特洛伊考古区入口前重建的巨大木马,已成为土耳其最重要的文化景观之一,每年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游客。

  西元前8世纪,希腊诗人荷马写下了两大史诗《伊里亚特》与《奥德赛》。这两大史诗是世界文化的瑰宝,也是古代希腊人留给后世的一份重要的精神财富和文化遗产。《伊裏亚特》写的就是特洛伊战争。战争的起因是由于普裏阿摩斯国王的儿子帕里斯诱走了希腊斯巴达国王梅内莱厄斯的妻子、希腊最着名的美女海伦而引起的。斯巴达国王为了夺回爱妻,告诉了他的哥哥、迈锡尼国王阿伽门农,于是阿伽门农出面组织希腊各城邦盟军,亲自担任统帅,率领1000多艘战船组成的庞大舰队,渡海进攻特洛伊城,从此爆发了特洛伊战争。

  希腊士兵把特洛伊围困了十年,却始终不能攻占这座城池。后来,希腊军中最有智谋的英雄奥德修斯想出一条妙计,他们造了一只巨大的木马,内藏伏兵,然后全军撤退,待特洛伊人将木马拖入城内后,半夜木马内的伏兵悄悄杀出,打开城门,希腊人里应外合,攻破了特洛伊城,临走又将繁华的特洛伊城烧个精光。
  在古希腊文明的全盛时期(西元前700年~前200年),特洛伊战争被视为希腊人早期的一段历史,特洛伊也被誉为古希腊人获得辉煌胜利的地方。在后来着名的希腊历史学家中,希罗多德和修昔底德都认为荷马所讲的故事完全属实。他们相信:正如《伊裏亚特》中所描写的那样,真正的特洛伊城位于达达尼尔海峡。后来,当罗马人兴起而统治了地中海沿岸国家时,对特洛伊故事十分感兴趣,还兴建了一个叫新伊利昂的城市(新特洛伊),该城位于小亚细亚西北部他们所认为的古特洛伊所在地,然而到西元6世纪罗马人离开小亚细亚之后,新特洛伊被废弃不用,迄今为止,没有人能确切知道它当时究竟位于何处。
  岁月悠悠,沧海桑田,随着时光的变迁,世人对这些历史传说渐渐忘却。到了19世纪,《伊里亚特》和《奥德赛》虽然仍被视为人类文学的初期经典之作,但只是被当做虚幻的神话或传奇。而历史学家只能将古希腊文明追溯到西元前8世纪,特洛伊战争不再被认为是历史,人们不再相信它们曾真实存在,而认为那是根据西元前 1500年到西元前1200年间发生的多次战争所编纂的,不足为信。
  惟独从小着迷于荷马史诗的德国考古学家亨利.施里曼并不这样认为。
  1870 年,经过多年的准备,47 岁的施里曼带着他新婚的妻子来到了西安纳托利亚的爱琴海岸和今天土耳其的西萨尔立克,寻访他为之魂牵梦绕 40年的古城堡遗址。

  他的“向导”不是别人,正是史诗作者荷马!他已经把《伊里亚特》和《奥德赛》看成历史,而不是单纯的文学传记。令世人惊奇的是,凭着荷马史诗的指点,施里曼不仅证明了希腊人用木马计攻陷特洛伊城是历史事实,挖掘出湮没两千多年的特洛伊城遗址,找到了“普里阿摩斯宝藏”,而且又在伯罗奔尼萨斯半岛的一条山谷发现了迈锡尼王阿伽门农的坟墓,打开了埋藏三千年之久的地下宝库,由此揭开了世界考古史上最为辉煌的一幕。

  1870 年4月,施里曼在西萨尔立克小山上开始挖掘。很快他在土壤表层下4.5米处发现了一段由巨石构筑的古城墙。一年之后,他回到这裏并有了更多的发现。1872年,施裏曼在当地找了一百多个工人来协助他。他们发掘出的不是一座古城,而是一些城市的遗迹,这些城市一座建在另一座的上面。很明显,一座城市被毁之后,另一座城市在它的废墟上又建造起来。挖掘者们找到了更多的城墙、缸和陶器的碎片。这就是特洛伊城吗?

  1873年6月,施里曼在靠近特洛伊王宫的环形墙附近,发现了一批宝贵的器物,其中最珍贵的是两顶华丽的金冠,另外还有金镯、高脚金杯、高脚琥珀金杯、金耳环、金扣子、穿孔小金条以及银、铜的花瓶与青铜武器。施里曼喜极而泣,他确信自己已经找到了传说中的特洛伊最后一位国王普里阿摩斯的宝藏。

  施里曼去世之后,他的同事、德国考古学家威廉.德普菲尔德继续在此地挖掘,根据最新的挖掘材料推断,这层城市形成于西元前2500年至西元前2200年;这比传奇中的特洛伊战争年代要早1000年。
  再后来,美国考古学家卡尔.布莱根以及最近的科夫曼等着名专家都花费了多年的工夫,做了进一步的挖掘研究工作。经过长期的发掘,人们发现,在特洛伊的遗址中,竟然重叠着分属 9个时代的古城:
  第1~5层相当于青铜时代早期,第6、7层属青铜时代中期和晚期,第8、9层属早期铁器时代。
  最初的特洛伊城为一直径90多米的小城堡。它有石筑城墙和城门,是当地的农民和村民在危险的时候躲避灾难的一个设防城堡。
  第2层特洛伊城建在第一个特洛伊城上面,被历史学家们称为特洛伊2城,它是一个更大更富有、直径达120多米的城堡,城中有王宫及其他建筑,在一座王家宝库中,考古人员还发现了许多金银珠宝和青铜器、石器和骨器。这座古城毁于大火,也正因此使得施裏曼错误地认为这就是荷马所描述的特洛伊城。
  随后3层的城池都比原来的大。第6 层有许多新的居民,城墙坚固,曾经多次扩建,总长540米,至少有4座城门,城内有许多贵族住宅的建筑台基。西元前1300年这座城市毁于地震。
  再上一层即特洛伊7层甲城,于西元前1250年被掠夺并被烧毁。历史学家能知道这个时间,是因为他们可以精确地判断出当时进口的迈锡尼陶瓷的年代。大多数历史学家认为特洛伊7 层甲城就是传说中普里阿摩斯国王时发生了特洛伊战争故事的那座城。后来的特洛伊伊城存在的时间不长,于西元前1100年被舍弃,在随后的几个世纪里,这里成了一座空城。
  第8座特洛伊城建于西元前7世纪初,那时它附近利姆诺斯岛上的希腊人重新占领了它,并且繁荣了很多年。
  最终,罗马人于西元前85年劫掠了这座城市并建造了特洛伊9 城,也就是考古学家们所认定的最后一座城。西元400年左右,这座城市被离弃,直到施里曼重新发现它之前,一直没有被打扰过。
  虽然多数学者认为施里曼判断他发掘出的特洛伊城的年代不够准确,但毫无疑问这个遗址是他最先认定并发掘出来的。特洛伊古城重见天日,他的功劳应居首位。
  然而,据说施里曼在挖掘出“特洛伊宝藏”之后,并没有上报给土耳其当局,而是把它们运到了希腊。这个消息一传出,顿时引起轩然大波。土耳其政府强烈地要求归还这批宝藏,而希腊政府在土耳其人的压力下,也不敢接受这批宝藏。最后,施里曼只得把它们送到自己的祖国——德国,存放在柏林国立博物馆中。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苏军逼近柏林,德国的艺术珍宝(包括特洛伊的黄金宝藏)被统统打包,藏进了地下碉堡。但等到二战结束时,这些无价之宝却神秘地消失了。

  于是,有的考古学家开始怀疑施里曼所描述的寻宝经过是否真实。有人经过研究施里曼的文章后发现,他的妻子当时没在发掘这些宝藏的现场。还有的学者认为这批藏宝并非一次发掘,而是施里曼把遗址不同层次和位置所发掘出的许多少量的珍宝,日后汇集在一起,当做“普里阿摩斯宝藏”宣布,以便更强烈地渲染这次稀世考古发现的轰动效应。
  直到1996年4月,“特洛伊宝藏”在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馆重见天日。为保证这些珍宝的安全,博物馆采取了严密的保护措施,这些珍宝被放在19颗子弹都穿不透的橱窗里展出,每个橱窗旁还安排一名警卫,每天只接待800~1000名参观者。

  目前,土耳其、希腊、德国和俄罗斯均宣称拥有这批财宝的所有权。看来,这场被称做第二次“特洛伊之战”的宝藏之争将是旷日持久的。

  从世界遗产的角度来看,特洛伊之谜还远远没有揭开。

  不论考古学家们把特洛伊考古遗址认定为第几层,施里曼和以后的其他任何人都没有找到能够证明它就是荷马史诗中特洛伊的可靠证据。从考古学家搜集到的证据来看,第6层与第7层在某些细节上与荷马对特洛伊的描写颇为一致,但这两层的遗迹极其贫乏,远不像荷马在《伊里亚特》中描写的那么宏伟。荷马笔下的特洛伊是一个宏大的城市,有高大的城墙和城门,他还特别提到特洛伊城的西城墙建造得不好。后来的考古发现,第5层特洛伊的城墙有4米多厚,有几段城墙超过9米高,但是西段城墙建造得确实较差。因此又有人怀疑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是在第5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