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洛伊 TROY (世界文化遺產UNESCO)

Troy03 Troy02 Troy01

特洛伊考古遺址
今日的西薩爾立克已完全不是1870年施裏曼開始發掘的那個泥土覆蓋的小山丘了。如今,特洛伊考古區入口前重建的巨大木馬,已成為土耳其最重要的文化景觀之一。
  特洛伊考古遺址,位於土耳其達達尼爾海峽主要港口查納卡累以南40公里處的西薩爾立克。199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其作為文化遺產,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今日的西薩爾立克已完全不是1870年施裏曼開始發掘的那個泥土覆蓋的小山丘了。如今,特洛伊考古區入口前重建的巨大木馬,已成為土耳其最重要的文化景觀之一,每年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地成千上萬的遊客。
  西元前8世紀,希臘詩人荷馬寫下了兩大史詩《伊里亞特》與《奧德賽》。這兩大史詩是世界文化的瑰寶,也是古代希臘人留給後世的一份重要的精神財富和文化遺產。《伊裏亞特》寫的就是特洛伊戰爭。戰爭的起因是由於普裏阿摩斯國王的兒子帕里斯誘走了希臘斯巴達國王梅內萊厄斯的妻子、希臘最著名的美女海倫而引起的。斯巴達國王為了奪回愛妻,告訴了他的哥哥、邁錫尼國王阿伽門農,於是阿伽門農出面組織希臘各城邦盟軍,親自擔任統帥,率領1000多艘戰船組成的龐大艦隊,渡海進攻特洛伊城,從此爆發了特洛伊戰爭。

  希臘士兵把特洛伊圍困了十年,卻始終不能攻佔這座城池。後來,希臘軍中最有智謀的英雄奧德修斯想出一條妙計,他們造了一隻巨大的木馬,內藏伏兵,然後全軍撤退,待特洛伊人將木馬拖入城內後,半夜木馬內的伏兵悄悄殺出,打開城門,希臘人裡應外合,攻破了特洛伊城,臨走又將繁華的特洛伊城燒個精光。
  在古希臘文明的全盛時期(西元前700年~前200年),特洛伊戰爭被視為希臘人早期的一段歷史,特洛伊也被譽為古希臘人獲得輝煌勝利的地方。在後來著名的希臘歷史學家中,希羅多德和修昔底德都認為荷馬所講的故事完全屬實。他們相信:正如《伊裏亞特》中所描寫的那樣,真正的特洛伊城位於達達尼爾海峽。後來,當羅馬人興起而統治了地中海沿岸國家時,對特洛伊故事十分感興趣,還興建了一個叫新伊利昂的城市(新特洛伊),該城位於小亞細亞西北部他們所認為的古特洛伊所在地,然而到西元6世紀羅馬人離開小亞細亞之後,新特洛伊被廢棄不用,迄今為止,沒有人能確切知道它當時究竟位於何處。
  歲月悠悠,滄海桑田,隨著時光的變遷,世人對這些歷史傳說漸漸忘卻。到了19世紀,《伊里亞特》和《奧德賽》雖然仍被視為人類文學的初期經典之作,但只是被當做虛幻的神話或傳奇。而歷史學家只能將古希臘文明追溯到西元前8世紀,特洛伊戰爭不再被認為是歷史,人們不再相信它們曾真實存在,而認為那是根據西元前 1500年到西元前1200年間發生的多次戰爭所編纂的,不足為信。
  惟獨從小著迷於荷馬史詩的德國考古學家亨利.施里曼並不這樣認為。
  1870 年,經過多年的準備,47 歲的施里曼帶著他新婚的妻子來到了西安納托利亞的愛琴海岸和今天土耳其的西薩爾立克,尋訪他為之魂牽夢繞 40年的古城堡遺址。
  他的“嚮導”不是別人,正是史詩作者荷馬!他已經把《伊里亞特》和《奧德賽》看成歷史,而不是單純的文學傳記。令世人驚奇的是,憑著荷馬史詩的指點,施里曼不僅證明了希臘人用木馬計攻陷特洛伊城是歷史事實,挖掘出湮沒兩千多年的特洛伊城遺址,找到了“普里阿摩斯寶藏”,而且又在伯羅奔尼薩斯半島的一條山谷發現了邁錫尼王阿伽門農的墳墓,打開了埋藏三千年之久的地下寶庫,由此揭開了世界考古史上最為輝煌的一幕。

  1870 年4月,施里曼在西薩爾立克小山上開始挖掘。很快他在土壤表層下4.5米處發現了一段由巨石構築的古城牆。一年之後,他回到這裏並有了更多的發現。1872年,施裏曼在當地找了一百多個工人來協助他。他們發掘出的不是一座古城,而是一些城市的遺跡,這些城市一座建在另一座的上面。很明顯,一座城市被毀之後,另一座城市在它的廢墟上又建造起來。挖掘者們找到了更多的城牆、缸和陶器的碎片。這就是特洛伊城嗎?
  1873年6月,施里曼在靠近特洛伊王宮的環形牆附近,發現了一批寶貴的器物,其中最珍貴的是兩頂華麗的金冠,另外還有金鐲、高腳金杯、高腳琥珀金杯、金耳環、金扣子、穿孔小金條以及銀、銅的花瓶與青銅武器。施里曼喜極而泣,他確信自己已經找到了傳說中的特洛伊最後一位國王普里阿摩斯的寶藏。

  施里曼去世之後,他的同事、德國考古學家威廉.德普菲爾德繼續在此地挖掘,根據最新的挖掘材料推斷,這層城市形成於西元前2500年至西元前2200年;這比傳奇中的特洛伊戰爭年代要早1000年。
  再後來,美國考古學家卡爾.布萊根以及最近的科夫曼等著名專家都花費了多年的工夫,做了進一步的挖掘研究工作。經過長期的發掘,人們發現,在特洛伊的遺址中,竟然重疊著分屬 9個時代的古城:
  第1~5層相當於青銅時代早期,第6、7層屬青銅時代中期和晚期,第8、9層屬早期鐵器時代。
  最初的特洛伊城為一直徑90多米的小城堡。它有石築城牆和城門,是當地的農民和村民在危險的時候躲避災難的一個設防城堡。
  第2層特洛伊城建在第一個特洛伊城上面,被歷史學家們稱為特洛伊2城,它是一個更大更富有、直徑達120多米的城堡,城中有王宮及其他建築,在一座王家寶庫中,考古人員還發現了許多金銀珠寶和青銅器、石器和骨器。這座古城毀於大火,也正因此使得施裏曼錯誤地認為這就是荷馬所描述的特洛伊城。
  隨後3層的城池都比原來的大。第6 層有許多新的居民,城牆堅固,曾經多次擴建,總長540米,至少有4座城門,城內有許多貴族住宅的建築台基。西元前1300年這座城市毀於地震。
  再上一層即特洛伊7層甲城,於西元前1250年被掠奪並被燒毀。歷史學家能知道這個時間,是因為他們可以精確地判斷出當時進口的邁錫尼陶瓷的年代。大多數歷史學家認為特洛伊7 層甲城就是傳說中普里阿摩斯國王時發生了特洛伊戰爭故事的那座城。後來的特洛伊伊城存在的時間不長,於西元前1100年被捨棄,在隨後的幾個世紀裡,這裡成了一座空城。
  第8座特洛伊城建於西元前7世紀初,那時它附近利姆諾斯島上的希臘人重新佔領了它,並且繁榮了很多年。
  最終,羅馬人於西元前85年劫掠了這座城市並建造了特洛伊9 城,也就是考古學家們所認定的最後一座城。西元400年左右,這座城市被離棄,直到施里曼重新發現它之前,一直沒有被打擾過。
  雖然多數學者認為施里曼判斷他發掘出的特洛伊城的年代不夠準確,但毫無疑問這個遺址是他最先認定並發掘出來的。特洛伊古城重見天日,他的功勞應居首位。
  然而,據說施里曼在挖掘出“特洛伊寶藏”之後,並沒有上報給土耳其當局,而是把它們運到了希臘。這個消息一傳出,頓時引起軒然大波。土耳其政府強烈地要求歸還這批寶藏,而希臘政府在土耳其人的壓力下,也不敢接受這批寶藏。最後,施里曼只得把它們送到自己的祖國——德國,存放在柏林國立博物館中。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蘇軍逼近柏林,德國的藝術珍寶(包括特洛伊的黃金寶藏)被統統打包,藏進了地下碉堡。但等到二戰結束時,這些無價之寶卻神秘地消失了。

  於是,有的考古學家開始懷疑施里曼所描述的尋寶經過是否真實。有人經過研究施里曼的文章後發現,他的妻子當時沒在發掘這些寶藏的現場。還有的學者認為這批藏寶並非一次發掘,而是施里曼把遺址不同層次和位置所發掘出的許多少量的珍寶,日後彙集在一起,當做“普里阿摩斯寶藏”宣佈,以便更強烈地渲染這次稀世考古發現的轟動效應。
  直到1996年4月,“特洛伊寶藏”在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館重見天日。為保證這些珍寶的安全,博物館採取了嚴密的保護措施,這些珍寶被放在19顆子彈都穿不透的櫥窗裡展出,每個櫥窗旁還安排一名警衛,每天只接待800~1000名參觀者。
  目前,土耳其、希臘、德國和俄羅斯均宣稱擁有這批財寶的所有權。看來,這場被稱做第二次“特洛伊之戰”的寶藏之爭將是曠日持久的。

  從世界遺產的角度來看,特洛伊之謎還遠遠沒有揭開。

  不論考古學家們把特洛伊考古遺址認定為第幾層,施里曼和以後的其他任何人都沒有找到能夠證明它就是荷馬史詩中特洛伊的可靠證據。從考古學家搜集到的證據來看,第6層與第7層在某些細節上與荷馬對特洛伊的描寫頗為一致,但這兩層的遺跡極其貧乏,遠不像荷馬在《伊里亞特》中描寫的那麼宏偉。荷馬筆下的特洛伊是一個宏大的城市,有高大的城牆和城門,他還特別提到特洛伊城的西城牆建造得不好。後來的考古發現,第5層特洛伊的城牆有4米多厚,有幾段城牆超過9米高,但是西段城牆建造得確實較差。因此又有人懷疑荷馬史詩中的特洛伊是在第5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