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帕多奇亚 CAPPADOCIA (世界文化遗产UNESCO)

Cappadocia04 Cappadocia05 Cappadocia06 

卡帕多奇亚简介     走在光秃多沙的卡帕多奇亚,唯一的感想是:自然的力量胜过一切。岩石像波浪一样,洁白平亮一波一波不卷向何方,随着阳光的变换,浪涛从白而粉红而暗紫;傲然耸向天际的烟囱石,像是载着黑帽的仙人部队,有独行的精灵,更多是两三人一组……自然在卡帕多起亚留下种神奇的调皮杰作。

这一片奇石怪岩之起,姑且不论旧石器时代的先祖们,如何在火山余尽中生存,从西元前一千二百年起,西壹人、腓尼基人、波斯人、阿拉伯人、突厥人,在石上岩间,凿出一段一段的人种交会、文化汇流的历史。

数百万年前,卡帕多奇亚东西面两座火山:Erciyes及Hasan大爆发,火山灰泥涵盖了整片卡帕多起亚地区,岩浆冷却后,人类的足迹就跟着踏上这块土地,考古证明早在西元三千五百年前,住在这裏的人们就有了女神崇拜、精巧的珠宝及陶瓷手艺。古老人类看到的卡帕多起亚和我们现在所见的已经大不相同了,风化及雨水的冲刷刻出大地线条,软土泥沙流逝,紧硬的玄武岩及石灰岩突兀地挺立,或形成山谷,或磨出平滑洁白的石头波浪,更留下传奇的仙人烟囱,以及基督徒利用高岩、巨石避难的洞穴社区。

人类在这片土地上活动的贡献和自然一样远大。卡帕多奇亚最明确的历史是西元前一千二百年,西壹人在火山怪人石区首先建立了强大的帝国,卡帕多奇亚自此陆续出现在各页历史中,东西文明在此冲击,但不同的文化没有被淹没,反而深化彼此,这种成绩就和自然的力量同样神奇。

继腓尼基人自欧洲跨海而来后,波斯人正式给它“美丽的马乡”——Cappadocia之名,因为这裏进贡最健壮的马和金、银艺匠;消灭波斯的亚历山大大帝和他的属下,将“美丽的马乡”势力扩张北至黑海、西到幼发拉底河,希腊化文明因此主宰整个地区,希腊人也大量移民至此。

基督教从萌芽起卡帕多奇亚就是最虔诚之地,不但有多位圣徒、圣者出身此地,教堂、修道院、隐士修行所布满整个区域,先知施洗者约翰等人更在此留下足迹,即使是信奉伊斯兰教的突厥人在十一世纪占领安纳托利亚高原后,这两大宗教、先来后到的住民们和平相处,教堂和清真寺相邻,回教徒甚至只是加建个尖塔,就把教堂当清真寺用,基督徒们也没有意见。

那是一个和平共存、共同抵御外敌的时代,也是丰富卡帕多奇亚文化最深的时代。强悍的阿拉伯人入侵,让基督徒和回教徒一起利用奇岩怪石,凿出洞穴住家、洞穴教会,一大片巨石甚至就是一个洞穴社区,巨石内错综复杂,厅室无数,最大洞穴社区可容纳高达六百人。虽然现在只有很少数贫困的吉普赛人仍住在某些洞穴中,但手脚并用攀爬上巨石社区,想像洞穴社区的生活景象,也是卡帕多起亚的卖点之一。

洞穴社区易守难攻,地下城更是叹为观止,不知从何时起,卡帕多奇亚人所有地上的活动,包括饲养牲畜、酿酒、生活、教育,全都转进地下,而抵御阿拉伯军队的基督徒更巧妙地利用地下城:窄而复杂的通道只容一人进或出,垂直开口的通气孔、循环系统可以让最底层和最上层的空气一样清新,而利用杠杆原理推动的两吨重大圆石门,更是地下最坚固的堡垒……地下城许许多多不解的秘密让它成为卡帕多奇亚的另一个传奇。

随着奥斯曼帝国的强大,伊斯兰教势力胜过基督教,但卡帕多奇亚的基督徒仍然享有宗教自由,直到1924年,希腊、土耳其交换住民们,基督徒撤出卡帕多奇亚,但留在卡帕多起亚的教堂、修道院、具有地中海门饰窗雕的住宅,依然是当地人刻意保留的美丽资产。

位于安纳托利亚高原中央的卡帕多奇亚,东到凯瑟利(Kayseri),西到阿克萨莱伊(Aksaray)、南到尼第(Nigde)、北到哈裘倍克塔修(Hacibeknas),广达二万平方公里,就观光价值来说,由奈夫夏(Nevsehir)、葛雷美(Goreme)及厄古普(Urgup)构成的三角地带,区内最重要的两处地形美景及宗教重区,一是葛勒梅露天博物馆,一是济尔维户外博物馆,在前者可见洞穴教堂,后者则是绵延的奇岩山谷、仙人烟囱等。

       一般而言,被Aksaray、Kayseri、Nigde3个都市所围绕的约5000平方公里的地方,称为卡巴德基,而入口处则在Kayseri。Kayseri距离安卡拉约330公里,搭飞面约45分钟。以Kayseri为起点,无论到Nevsehir、Urqurup、Abanos,都有适合外国观光客住宿的饭店,因此到上述3个地方游览,是最普遍的观光方法。
 
厄古普
      位于特曼尼山丘(Temenii Hill)下的厄古普(Urgup),旧名叫Osiana,早在亚历山大帝时代就出现在地图上,彼此就没从地图上消失过。

除了四周围绕的岩石奇景、丰富的特产品带来络绎的商旅,厄古普更在历任市长的带领下,以集体建设的方式,让卡帕多奇亚的美景顺利转化成观光资源,而突厥奥斯曼时代,更是大力建设此地,所以厄古普现在是奈夫斯夏省(Nevshire)最富有,也是景观最丰富的城市之一。

厄古普人很早就从洞穴迁到平原居住,现在只有少数贫困的吉普赛人仍住在洞穴中,但只要你有机会爬上特米尼山丘,就能遇见和善的他们,他们可能会向你要几块美金,但一定不吝于邀请你们到屋内参观,能为他们照张像就更好了。

位于特曼尼山丘上的富豪住宅遗迹、墓坟仍可见,这裏也是看整个被奇妙景观包围的厄古普最好的角度;想见识让厄古普美名远播的秘密吗?Kizilcukur是最好的答案,落日时分,当夕阳照在两根似乎永无止尽地眺望远方的仙人烟囱岩时,心裏突然会唱起“望君早归”。 欧塔希沙在一片白屋群间,兀自挺立着一块巨大的岩石——欧塔希沙城(Ortahisar Kale),当然,这也是一巨型洞穴社区,意义就如同乌奇夏一般,是基督徒的避难所。

欧塔希沙城不像乌奇夏城,而是平头式的庞大石块由于崩落之故,每一个穴居的开口都已完全洞开,想必过去的欧塔希沙城应该比现在状观得多。登顶后可以望见整个葛勒梅镇,城下的小镇有多座教堂,其中一座名字是葡萄教堂(Uzumlu),可见酿酒是这裏最重要的经济活动,其他还包括织地毯等。 乌奇夏想看最典型的洞穴社区,来乌奇夏(Uchisar)看乌奇夏城(Uchisar Kale)最清楚不过了。

所谓的乌奇夏是“第三个堡垒”的意思,另二个则是厄古普(Urgup)及欧塔希沙(Ortahisar),但以乌奇夏的地险最显着,除了它挺立在一片平原之外,数个圆椎型的相连巨岩形成的庞大社区,从这个巨岩上数不清的洞口可知,据说在外敌入侵时,平时就在洞穴社区存水粮的居民,可以躲上数月不必外出。

离乌奇夏不远的“鸽子谷”(Pigeon Valley)也是一个自然奇景,在一个峡谷地两旁,有数不清的大小鸽子洞,鸽子对卡帕多奇亚穴居居民来说,不但有传说的意义,也是营养及肥料的来源,所以在洞穴社区内或附近,都可发现大量的鸽子洞,但像从鸽子谷这样规模的鸽子洞谷却是卡帕多起亚地区绝无仅有的。

乌奇夏另一个欣赏卡帕多起亚地形之美的地点在巴肯山谷(Maccan Valley),和红谷(Red Valley)同样壮观。  

巴夏倍  
在阿凡诺(Avanos)市中央留过一条“红川”,这条土耳其最长的内陆河,富含铁质,所以从红川取出的土壤非常适合做陶器,而造就了卡帕多奇亚的陶瓷小镇阿凡诺。

阿凡诺有许多陶瓷工作室,不但可参观他们的工厂,看看美术人员描绘花纹,如何利用西壹帝国传承至今的古法制胚,更有庞大的展示间让你慢慢可以采购。不少工作室从鄂图曼时代起就供应皇室所需,至今仍是名厂名牌,只要购买任何一只作品,就会附上证明书,增加价值,工作室的人员更不吝惜介绍数万台币一只的装饰陶器。  
       在济尔维旁的巴夏倍(Pasbag)有着全卡帕多奇亚最美、最可爱的仙人烟囱岩(Fairy chimney),这裏除了是卡帕多奇亚的最高处外,玄武岩的仙人烟囱岩全是多头式、载尖帽的,非常特别,传说精灵就住在这些烟囱岩内,所以才会有仙人烟囱岩的名称。

高耸入天的仙人头像下,一样是开洞的住居及教堂其中一个三头式的烟囱岩在西元五世纪时还是一个僧侣的隐修所,至今还保留得很完整,而要看穴居一族现代篇这裏还有一位老先生,仍住在一根烟囱岩中,他并不拒绝你爬上梯子,随意到家中看他如何利用洞穴生活。

离巴夏倍不远的“爱情谷”(A-sk Vadisi)则有最令人发嘘的烟囱岩,这裏的环境并不罗曼蒂克,一样的尘土矮木,而是那一根根挺立的烟囱岩,就像服了威而钢似地笔直,卡帕多起亚的导游说,每回到这裏,女游客的笑声都比男游客大,说也奇怪,那似乎是事实,因为眼前所见实在令人捧腹。

阿凡诺
在阿凡诺(Avanos)市中央留过一条“红川”,这条土耳其最长的内陆河,富含铁质,所以从红川取出的土壤非常适合做陶器,而造就了卡帕多起亚的陶瓷小镇阿凡诺。

阿凡诺有许多陶瓷工作室,不但可参观他们的工厂,看看美术人员描绘花纹,如何利用西壹帝国传承至今的古法制胚,更有庞大的展示间让你慢慢可以采购。不少工作室从奥斯曼时代起就供应皇室所需,至今仍是名厂名牌,只要购买任何一只作品,就会附上证明书,增加价值,工作室的人员更不吝惜介绍数万台币一只的装饰陶器。   

济尔维
      站在济尔维户外博物馆(Zelve Acik Have Muze-si)不知边际何处的怪石谷地中,真的可以体会大自然的神奇,想像一下风吹雨刷如何将火山熔岩大地,切割出山谷、波浪石及仙人烟囱;大自然进行了上百万年,之后还会再继续,“美丽的马乡”每天更改容颜,真是不可思议。

根据卡帕多奇亚土生土长的导游的说法,卡帕多起亚各种不同造型的仙人烟囱、美丽的自然景观,全都集中在济尔维户外博物馆了。有白色、粉红圆椎型的小头胖身仙人烟囱,也有戴黑帽、穿黑衣的白脸仙人烟囱,而由三个谷地形成的户外博物馆,则是以绵延数公里的横断面,由高而低、由远而近,让人像身处岩浪,岩海中。

几乎济尔维户外博物馆所有的岩石都有开口,或大或小,有的是住家,有的是教堂,更多是基督徒的避难所当然在这些洞穴社区的更上方(岩石的最高处)还有鸽子洞,是非常完整的卡帕多奇亚人的生活缩影;若有卡帕多起亚本地的导游带路,可以在这裏做半天的健行,走过高低落差数百公尺的斜坡,登上最高的平顶,再落下谷地,爬进洞穴教堂,看在禁止偶像崇拜的时代,基督徒如何用几乎图型代表圣父、圣子、圣灵,你也可以走进洞穴厨房,看洞穴一族的石磨、储藏粮食的储藏穴、火炉及餐厅。

在基督徒废弃的洞穴则由回教徒接手,一处有着十字架结构教堂、回教尖塔的清真寺,依然完好,提醒那一段不同种族、宗教和平共存的美好时代。

走完健行路段,回到公路,还有一段传奇故事,环顾四周,有数块突出的石头,在卡帕多奇亚导游的解说下就像一对男女相遇、相恋、生子、相爱的情景,尤其以他们骑坐在骆驼最神似了,认出来了吗?    

地下城
  由于岩山的崩落,原本是历史小城的恰乌辛几乎在数十年前就废村,而移到现在的公路旁,但恰乌辛教堂(Cavusin Kilise)遗迹还是吸引驿络的观光客,因为它的天井壁画依然亮泽无比,红、白、绿、褐的着色,细致而鲜艳,教人无法相信那已是数百年前的作品。


葛雷美
葛雷美的意思是“让你看不到”(You cannot see here),能让阿拉伯人看不到躲在洞穴社区中的基督徒,靠的是在巨石中挖出教堂、住居和牲口饲养的洞穴社区,形成共居、共同生活的文化。

在基督教历史上,葛勒梅的地位更崇高,因为基督门徒圣保罗认为葛勒梅的环境适合训练传教士,所以选择葛勒梅设立神学院,于是葛勒梅在四世纪至九世纪间成了亚细亚的信仰中心,露天博物馆(Goreme Acik H-
ava Muzesi)裏的洞穴教堂保全了完整的宗教壁画,为葛勒梅的坚定信仰做了最好的见证。

存在露天博物馆的教堂约莫有三十座,全是九世纪后,躲避阿拉伯的基督徒凿开硬岩,以十字形式、圆拱盖教堂,画上的壁画更是艺术杰作。在九处开放的教堂中,有的壁画是以线条及几何象征图案来崇敬上帝,如芭芭拉教堂(The Barbara Church),也有如托卡利教堂(The Fokali Chruch),不但是露天博物馆内最大的教堂,更有神情最传神的壁画,蓝底红线条及白色的运用,教人叹为观止。

不论是那一座教堂的那一幅壁画,都是一段圣经故事,如基督的童年、被钉十字架、复活最后晚餐及最后审判等,要不就是圣徒的画像,其中伊拉尼教堂(The yilanli Church)的故事最让参观者印象深刻。

在伊拉尼教堂一进门的右手边,有一幅怪画像,一位裸体白胡老翁,却有着女性的胸部,原来那是传说中的埃及圣女Onouphrios,由于长得太美,不断遭到男人的骚扰,让她无法专心修道,于是她每天向圣母祈祷最后终于神迹发生了,上天让她的面容变成他,Onouphrios的虔诚让她被晋封为圣。

葛雷美露天博物馆的面积相当大,夏天时日照可能使温度达摄氏40度,所以走在博物馆内要注意防晒及补充水分。
         从何时起,何人开始挖掘地下城已经不可考了,比较可靠的考古证据也只说明自西壹文化时期起,地下城就开始有了雏形,但什么目的不可知,地质因素应该是原因之一,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紧硬的石灰岩,很容易挖开于是保持均温的地下穴居应该也是一种不错的居住型态。

卡帕多奇亚的地下城不像“穴居”这么简单了,而是复杂的生活机制,其中隐含的神秘及未解的谜语,有许多值得深入探讨之处,比如说,建立一座容纳五、六千人生活的地下城,是用多少人力挖凿出来的?挖出来的土堆如何丢弃?地下城的厨房并不多,而且又该如何在不被敌人侦得地点的情形下烹煮?排汇物又怎么在地下两、三个月的时间中处理掉,不致引起流行病?由于第一层的高度都在160至170公分间,是不是依生活在此的居民的平均值设定的,而长期生活在地下空间中,他们又是如何适应的?

空气循环系统是最显见的设计,垂直而建的通气孔深达70至80公尺,提供地下四万平方公里的空间所需,还可让高达九层的地下城,最底及最上层保持摄氏13至15度的均温,也因此每一个地下城都很适合酿酒,更不怕恶劣的气候。

抵御阿拉伯军队的基督徒更巧妙地利用地下城:窄而复杂的通道只容一人进或出,利用杠杆原理推动的两吨重大圆石门,更是地下最坚固的堡垒……地下城处处有玄机。

地下城大概在八世纪后就渐渐荒废了,直到本世纪才——被发现,目前可知的有三十六座,而每一座可参观的部份是全城的20%至40%左右而已,以最有趣、卡帕多奇亚第二大的地下城——德林古优地下城(Derinkuyu yeralti Sehri)为例,共有八层,预计约有三至五千人避难于此,大圆石门的设计完整可见,公社生活的种种痕迹清楚可见,是体验地下生活最好的地下城。

恰乌辛
由于岩山的崩落,原本是历史小城的恰乌辛几乎在数十年前就废村,而移到现在的公路旁,但恰乌辛教堂(Cavusin Kilise)遗迹还是吸引驿络的观光客,因为它的天井壁画依然亮泽无比,红、白、绿、褐的着色,细致而鲜艳,教人无法相信那已是数百年前的作品。

Cappadocia07 Cappadocia08 Cappadocia09